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59号:所谓工资冻结“之谜”
2017-10-24 22:30: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59号

2017年10月15日 

 

所谓工资冻结“之谜”

        根据新古典经济学理论,工资与就业之间的关系很简单。在没有足够的工作需求时,工资就受到负面影响。工人为找一份工作而相互竞争。但当工作需求旺盛时,工资就会上涨。雇主为得到眼下稀缺的劳动力而相互竞争。这一转变周期据说是为了维持自由市场体系的平稳运行,保证经常性波动回到一个不断变动的平衡点上。

        现在的情况是,这种周期性过程已不再像以前那样运转了,对专家学者来说,这被认为是有待解释的大难题。有多种多样的解释。这些解释的核心似乎是认为出现了一种新常态。但为什么它会出现以及如何运作?在10月8日《纽约时报》上,星期日商业版的社论有以下标题:“工作很多:报酬不足:即使主要经济体的就业市场紧缩,低失业率也无法刺激强劲的工资增长。”

        有人用临时工或兼职工再加上机器人的增加来解释。这种观点认为,这使雇主减少了对全职工人的依赖。工会变得更弱,工人想要与雇主斗争也变得更困难。所有这些当然都对。但为什么发生在现在而不是以前?

        一个相对较新的论点是认为工人正在消失。但工人如何能消失呢?这可能意味着什么?似乎越来越多的工人完全放弃了寻找工作。也许他们已经耗尽了安全网或以前的积蓄。他们变成了无家可归者,或吸毒人员,或两者集于一身。但他们并不是简单地放弃,好像这是他们的选择似的。他们是被排挤掉了,这对生产厂商有双重好处。他们不需要在社会保护上投资了(通过税收或其他方式)。他们还会在那些仍在找工作的工人中灌输恐惧,即他们同样可以被排挤掉。

        再说一遍,为什么是现在而不是以前?以前,无论何时,是在现代世界体系正常运转时期。资本家要最大限度地实现剩余价值的长期增长,就需要这些周期能正常运作。但假设雇主从认知或直觉上得知,资本主义正处于结构性危机之中,因此行将就木。那他们会怎么做?

        如果他们不需要担心以有效需求来维持体系,那么他们就可能去获取他们在可见的未来能获取的最大收益。他们会完全变的以很短的短期为导向。他们会简单地寻求增加股票市场的回报,而不考虑明天。这难道不是在所有富国甚至不那么富的国家目前正在发生的事吗?

        当然,这种情况不会持续下去。这就是为什么波动如此之大,混乱如此之深。有少量资本家,无疑是他们中最精明的,正专注于赢得中期战役的胜利,以决定我们即将构建的未来世界体系(或多个体系)的性质。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新常态。我们正在见证一个转瞬即逝的现实。

        那么,对我们这些担心工人“正在消失”的人来说,教训是什么?很明显,我们必须努力捍卫他们仍然拥有的任何保护。我想说的是,我们必须努力减少痛苦。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努力争取在智力、道德和政治的中期斗争中获胜。只有把短期斗争和中期斗争结合起来的战略,才有机会保留拥有一个更好世界的可能性,这个世界确有可能,但绝不是必然会出现的。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