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58号:主权迷思
2017-10-09 15:42: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58号

2017年10月1日 

 

主权迷思

        唐纳德·特朗普把自己在联合国讲演的大部分用来声称他的当选是为了捍卫美国主权。他说,其他任何成员国都在努力捍卫自己的主权。他这是什么意思?

        在政治领导人和学术分析人士的公共词汇中,可能没有其他词像“主权”[sovereignty]那样有如此矛盾的含义和用法。另一个在含义的混乱上相近的唯一一词是“自由主义”[liberalism]。因此,有必要简单回溯一下这个术语的历史。

        人们没发现这个词在现代世界体系于漫长的16世纪建立之前被用到过。那时,一些国家(尤其是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的首脑宣称奉行君主专制教义。他们坚称君主免受任何个人或组织的挑战。这当然只是一种主张,而不是对现实的描述。

        这些君主想要建立的是本国的主权。对他们而言,主权意味着本国之外的任何权力都无权干涉他们国家的决定。这也意味着国内没有任何权力能够不执行国家的决定。双重取向(国外和国内)对这个概念来说至关重要。

        单纯宣称主权显然不够。国家必须实施这些主张。没有任何国家在当时或在此前后是完全的主权国家,即使是最强大的国家也一样。但强国比其他国家在当时和现在都做得更好。

        我们称某些国家为现代世界体系中的霸权,我们事实上是说,它们确实能够干涉其他国家的内部事务。它们也确实能够维持国内团结。它们没有面临重大的有组织的抵抗,更不要说分离主义运动了。

        美国在大致1945年到1970年之间是一个霸权国家。它在世界体系中95%的时间和95%的问题上为所欲为。另一种描述这一现象的说法是,美国是“帝国主义的”。帝国主义是一个贬义词,而霸权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成功地禁用它。

        随着霸权的衰落,帝国主义作为一个术语的使用率增加了。主权也是这样。实力较弱的国家宣称自己作为主权国家有权反对帝国强权。因此,特朗普在这个意义上说得对,即当今联合国的许多成员国--或许是大多数成员国--都在公开捍卫自己的主权。

        当特朗普宣称维护美国主权时,这是虚弱的一个迹象。正因为美国是一个处于急剧衰落中的霸主,他才不得不诉诸于使用主权迷思,并拒绝接受超国家组织对美国政策有任何发言权的想法。当一个波罗的海国家宣称维护其主权时,它就是在要求得到支持以反对它认为的俄罗斯重申其权威。当中国宣称维护其主权时,它就是在寻求把自己的决策权扩大到新的领域。

        分离主义运动迫使我们大家正视我们如何使用术语。加泰罗尼亚正在就是否有权获得主权独立举行公投。西班牙表示,这个公投侵犯了西班牙主权。在出现直接对立主张的情况下,人人都必须决定哪一种主张更合法。有时,这种情况可以在不发生暴力的情况下解决。例如,当斯洛伐克脱离捷克斯洛伐克的时候,情况就是如此。而有时会发生内战。但是,由于分裂从来不能消除一国之内所有下一类别的分歧,分离权必须在某处终止。

        我想说的是,主权是一个迷思,我们大家都可以使用它,在世界体系的不同时刻它有非常不同的后果。我们的道德判断取决于整体的后果,而不取决于主权迷思。当特朗普使用这个词的时候,它就有了反动的含义。当其他人使用它时,它可能具有进步含义。这个词本身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