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56号:唐纳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
2017-09-07 10:39: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56号

2017年9月1日 

 

 

唐纳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

        唐纳德·特朗普即将度过他就任美国总统的第一年。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人--支持者、反对者、甚至无所谓的人--似乎都同意一件事。他的声明和行动是不可预测的。他无视先例,而且行事方式不断地令人大跌眼镜。支持者认为这让人耳目一新。反对者觉得这十分恐怖。

        然而,很少有人评论我认为是他最突出的成就。他成功地依靠玩弄把戏成为了美国和世界舞台上最不可预测的人物,同时也是最可预测的人物。

        他故意让自己身边环绕着这样一套顾问班子,他们把他推向正好相反的方向。他不断地解聘他们当中一些人,又任命另一些人。似乎没有人能持续太久。结果就是,他向各色人等表明,最终的决定就是他的决定并且只由他单独做出。他可能暂时同意某些顾问的建议,但有时在次日便取消他们的建议。这就使他看似不可预测。

        但最终,他总是回到有时被称作他的直觉上来,无论问题涉及医保还是移民还是减税还是军事行动。这就是使他如此可以预测的原因。底线永远一样。因此,任何观察他或与他合作或反对他的人,都应该能够预测他最后会如何行动。而对世界大多国家来说,唐纳德·特朗普要干的事并不是他们希望美国总统要干的事。

        特朗普和美国面临大量问题,在这些问题上,双方都有强烈而分歧的观点。在很多人看来,这些分歧似乎难以解决。但唐纳德·特朗普不这么看。他相信自己以及自己的能力能完成他的国家和世界议程。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

        在2017年9月,两项最紧迫的外交政策决策涉及朝鲜和伊朗。在这两个问题上,与美国的冲突都围绕一个关键问题——核武器。朝鲜拥有核武器。伊朗没有,但至少其内部的一些重要人物认为伊朗有必要获得它们。

        美国的官方立场是,朝鲜应该消除其核武器,而伊朗应该停止在获取此类武器方面的所有行动。这些立场不是唐纳德·特朗普发明的新立场。在迄今相当长时间里,它们一直是美国所有前总统任内的公开立场。

        特朗普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拒绝承认实现这些美国目标有多么困难以及通过军事行动来实现这些目标又是多么危险。由此,历届总统都寻求所谓外交解决方案。就伊朗而言,外交在奥巴马总统领导下似乎发挥了作用,两国(以及其他大国)签署了协议。相比之下,迄今为止在朝鲜问题上外交手段几乎没取得什么进展。

        在这两种情况下,特朗普总统的直觉似乎很清楚。他想利用军事行动迫使朝鲜解除核武器。他希望从与伊朗的协议中退出来,利用军事威胁让他们永久放弃核武器发展。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有两个问题。他真能发起军事行动吗?如果他能,军事行动能取得他希望的效果吗?

        唐纳德·特朗普向他的支持者承诺,他将证明自己是美国军方真正的朋友,因为他在自己的政府中给军人提供关键职位,并寻求扩大军费支出。他这样做了。在最近一次人事变动中,他安排了一名军人即约翰·凯利[John Kelly]担任办公厅主任一职,他拥有广泛的权力更换工作人员,并充当进见总统的过滤器。

        军人当然赞赏有更多的资金。但奇怪的是,他的大多数军事顾问都是相对鸽派。他们确实支持扩大军费。他们似乎都相信战争确实是终极手段,这个手段带来巨大且不可避免的负面后果。他们在国务院有一个盟友即雷克斯·蒂勒森。每当特朗普听从他们的建议并避免其最严厉的言辞时,他似乎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都觉得这样做非常不爽。他总会回到自己的底线上来。

        第一个问题是,特朗普是否能真的发动重大的军事行动。这不会像他想象的那么容易。军事官僚们有各种办法减缓甚至阻止他们不同意的行动。在特朗普政权中,由于受唐纳德·特朗普怪癖个性的鼓动,他们事实上更倾向于这样做。他喜欢把成绩归功自己,却把失败归咎别人。所以,万一军事行动失败,他会把实际决策归咎到军队头上。如果失败,他会责怪他们。如果成功,他会第一个跳出来完全归功自己。然而,归咎别人必然意味着拖延并招来破坏活动。

        这两个国家的情况不同。朝鲜确实拥有炸弹,可以真的抵达美国领土。而且,美国情报部门似乎说,朝鲜正以极快的速度改善其军事能力。特朗普政权现在正在谈论“预防性战争”--这是有史以来最美妙的自相矛盾说辞。如果美国发动一场预防性战争,可以肯定朝鲜会进行大力还击。

        相比之下,伊朗还没有核武器。他们公开坚称自己无意获得它们。至少当局中有一半人似乎准备永久性放弃任何努力以换取各种各样的经济利益。撤销该协议要比唐纳德·特朗普所设想的困难得多。首先,该协议有共同签署方--德国、法国、意大利、欧盟—它们都说,它们不会同意这样撤销。

        不过,让我们暂时搁置军事行动是否奏效的问题,来问问它会带来什么后果。就伊朗而言,很有可能,美国在欧洲的世界主要盟友,还不提俄罗斯和中国,将会扩大它们不仅与特朗普政权而且与作为一个未来国家的美国之间的距离。非外交途径将被证明是一场外交灾难。

        在朝鲜,后果还会严重得多。假设美国轰炸了所有已知的朝鲜核武器位置。有些炸弹没有命中目标。而且,美国似乎甚至并没有一个完整的位置清单。朝鲜或许能够从潜艇发射一枚核弹。让我们想象一下,在美国发动一场预防性战争之后,朝鲜还剩有一枚核弹。他们会用它轰炸谁呢?

        无论如何,美国的预防性战争炸弹和朝鲜的一颗反击炸弹将造成极大规模和地域范围的核放射余波。很有可能的是,这些炸弹的结果将漂过太平洋,对美国人的生命造成巨大破坏。事实是,特朗普的底线不可能成为赢家。它只能是一场世界性人类灾难。

        毫无疑问,读者想知道我对将要发生的事情的预测。遗憾的是,这是不可预测的。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