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54号:朝鲜:玩转群雄
2017-08-12 16:19: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54号

2017年8月1日 

 

朝鲜:玩转群雄

        朝鲜显然是当今世界上最不受欢迎的政权。几乎所有其他政权都欲尽己所能迫使朝鲜改变其政策,无论是国内还是在现代世界体系中。然而,他们似乎无法在朝鲜政策上有多大作为--事实上,几乎毫无建树。

        这个政权如何能无视联合国、美国、中国、日本和韩国投票支持甚至实施的所有惩罚措施?所有这些敌视朝鲜政权的国家的基本考虑是担心如果施压过头朝鲜会如何行动。不过,我们需要区分对其可能在国内采取的行动的担心和对其可能在国外采取的行动的担心。

        朝鲜绝不是唯一一个多方位施虐于那些反对其政权的势力的政权。恰恰相反!向反对势力施虐在全世界都是日常行为。区分朝鲜和其他所有向反对力量虐待者的是该政权行为的邪恶性。在已经延续了三代的金氏王朝中,当今的执政者似乎反应最快,采用的则是不惜以命相搏的方式。这一点或可解读为政权不安全的一个迹象。这无关紧要。无论动机是什么,现实似乎是,这导致其邻国犹豫不决是否要进一步激怒它。

        然而,其他政权对朝鲜在国内行为上的这种担心,远不及它们对其在外部舞台上行为的担心。朝鲜有可能某天会有意或无意地使用核武器。大多数其他国家已经公开谈到这一点。出于这个原因,大多数其他国家已经对朝鲜政权制定了各种制裁措施,由于它不对改变其政策的压力做出回应。朝鲜则完全置之不理。

        理解朝鲜政权为何能对所有压力如此无动于衷的一个途径是思考一下随后会发生什么,无论在其国内还是国外。设想一下朝鲜政权将会崩溃并从此不再存在。随后会怎样?这尤其让中国和韩国担忧。

        中国和韩国最担心的是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韩预想将有大批朝鲜人涌入中国和韩国。他们认为几乎不可能阻止这样一场运动,或甚至不可能限制其规模。这给中国和韩国带来的国内政治后果将非常严重,可能导致动摇中国的统一和韩国国内秩序。

        中韩两国都对美国将要或能够进行任何有效干预失去了信心。因此,美国在它们的政治决策中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因素。这反过来又给周边国家态势带来了变化。日本、韩国和台湾都避免成为核国家[地区],理由是它们认为美国会是其核保护伞。一旦它们不再相信这一点,它们就会感到有必要建立自己的核保护伞。

        这反过来又会影响东南亚和大洋洲各政权的决策。它们要么建立自己的核保护伞,要么依赖中国的保护伞。如果这些国家变得依赖中国,地缘政治的主要输家将是印度。中印之间的激烈竞争将导致印度更加重视加强与美国合作,尽管美国对印度而言将是一个不可靠的合作伙伴,就像它对东北亚国家一样。

        这些重组的最大受益者将是伊朗,它与中国已经相当密切的关系将会进一步加强。这会使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感到不安,它们反过来可能会考虑进行核武装,尽管它们还远不具备能够实施的技术能力。尽管如此,它们将需要做些什么,否则就会面临国内混乱。

        在这种新形势下,能够最大限度利用其他各国种种不爽而获利的将是俄罗斯。他们已经通过拒绝对朝鲜实施制裁而正在这样做。他们还在这样做的就是在阿拉伯/穆斯林地区取代美国,作为最能促成政治妥协的大国。

        我们可以继续谈下去,讨论对印尼、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以及对西欧带来的后果。但所有这些都解释了为什么朝鲜能够走自己的路,正如其正在做的那样。人们可能会留意到其中的讽刺意味:世界上最不受欢迎的政权在某种意义上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权,因为它最自主。它的力量来源于群雄对次日的恐惧。

        朝鲜对核冲突没有兴趣。朝鲜政权知道它无法在核冲突中生存。朝鲜想要的是美国这个宿敌的一个保证--(1)承认它是一个合法的核国家;(2)美国放弃进一步干涉朝鲜内政。

        有可能降低核混乱风险的唯一出路就是美国接受其自身地缘政治力量的有限性,并与朝鲜进行直接谈判。到目前为止,无论特朗普总统还是美国国会都没做好采取如此激进举动的准备。问题仍然是:美国还需要多长时间才会不得不认可这一地缘政治现实。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