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46号:女权主义的挑战
2017-04-08 08:53: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46号

2017年4月1日

女权主义的挑战

        女权主义和女权运动从一个简单的观察中获取其力量及其意识形态论据。在整个世界以及在很长历史时期内,女性遭遇多种方式的压迫。目前已有大量文献提出了关于如何解释以及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各种观点。

        我在此只想探索,作为运动的女权主义和作为意识形态的女权主义,在作为现代世界体系结构性危机核心特征的全球斗争中,向我们大家提出的尚未解决的主要战术问题是什么。

        我们都处于一场形势不断变幻的旋风即我们所说的混乱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联盟问题上必须做出决定时需要考虑两个不同的时间范围。

        在短期(多达三年),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反对恶化当前状况的企图以进行自保。例如,对妇女拥有控制自己身体的权利的不断攻击,或企图逆转女性在能够进入曾被拒之门外的职业方面所取得的进展。

        反对攻击这些所获进展的斗争不会终结父权或终结不平等。但它对我们尽己所能在短期内最大限度减少痛苦非常重要。在短期斗争中,无论我们能够构建怎样的联盟都是有益的,对此我们不能小觑。

        然而,这些短期联盟无助于赢得中期斗争,即以相对民主和相对平等的体系取代一个注定灭亡的资本主义体系的斗争。在这里,我们必须非常小心,因为我们是在共同目标的基础上构建联盟。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进一步讨论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现在能够做些什么以便朝一个方向前进,即改变我们与另一些人之间的力量对比,后者希望用这样一个体系取代资本主义,这个体系对我们大家--当然也包括所有女性—至少同样坏,如果不是更坏的话。

        女权主义者和妇女权利群体在一系列主要问题上存在着分裂:什么是基于种族、阶级、性取向和/或社会“少数族裔”的女权主义目标和运动之间的长期关系?男性在争取实现性别完全平等的斗争中应该发挥什么作用,如果还有作用的话?我们如何在世界上所有主要宗教传统中实现女性历史性从属地位的转型?

        我们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认识论。我们或许已经越过了这一点,即指导我们的认识论是普遍主义对阵特殊主义的一个两元论。然而,仅仅认可所有群体都有权追求他们自身的特殊主义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完全特殊主义的社会生活愿景的最终产品只能是社会生活的彻底瓦解。我们需要深思我们如何能把特殊主义价值观的实践与政治左倾的全球运动有效结合起来。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就成了想要捕获我们的力量的那些人的猎物,他们,用迪·兰佩杜萨[di Lampedusa]的话说,想要“改变一切以便让一切维持不变”。

        我们有20到40年的时间来磨练出能解决这一困境的实践。这是女权主义和女权运动对我们所有人的巨大的挑战。妇女遭受压迫可能是我们所知持续时间最长的社会现实。它从而为理性反思、道德选择和政治智慧提供了最好的基础。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