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评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目的与影响
2019-08-22 07:37:00

《中国日报》2019年8月14日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目的与影响

  邹治波

  2019年8月2日,美国在暂停履行《中导条约》半年后正式退出《中导条约》。《中导条约》是美苏(俄)两个超级核大国达成的唯一一个销毁一整类导弹武器的裁军条约,对减缓美苏(俄)军事对抗、减少战争概率、维护世界和平具有重大意义。现在美国径自退出《中导条约》,不仅对世界战略安全与稳定产生重大影响,而且破坏国际秩序和地缘政治环境。

  一、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目的

  美俄相互指责对方违反《中导条约》已有多年,但美国之所以现在退出《中导条约》,是因为当前世界局势、大国关系的最新发展态势。美国此举的目的有三。

  一是提升全球战略优势。在现代化战争中,导弹作为第一波次的进攻武器,发挥着先行摧毁敌方指挥中心、通信系统、防空系统、重要武器库的作用,对后续战争进程有重要甚至决定性影响,美国在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的实践无不如此。美国认为,《中导条约》束缚了其手脚,特别是在欧洲和东亚这两个重点战略地区,美无法部署陆基中导武器,影响了其对俄中的战略优势。美国退约后可放开手脚部署中导武器,巩固和扩大其战略优势。

  二是制造新的对抗以巩固军事同盟体系。军事同盟体系是美国谋取和保持全球霸权地位的依赖,但近来因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行为和对盟国责任要求的提高,美国把控的军事同盟体系有削弱的趋向。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就可在欧洲和东亚盟国中部署这种导弹,而这必然会引起俄罗斯和中国的反弹,从而给这些盟国制造新的“威胁”,美借此可巩固军事同盟体系。

  三是振兴军工产业,服务美国经济。美国研发和大量部署中短程和中程导弹,可极大提振美国的军工企业,大幅增加军购、军贸数量,推动美国经济发展,这也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考虑退约的重要因素。

  二、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影响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不是一般性的单边主义行为,将对世界安全局势、大国关系、国际秩序和地缘政治产生重大影响。

  一是核战争风险上升。《中导条约》之所以规定销毁500至5500公里的中短程和中程导弹,是因为500公里射程以下的核导弹射程太近,在战争中本国也会受到波及而不会使用,而5500公里射程以上的导弹射程远,因对方有足够的预警反应时间进行反击而不会轻易使用,主要是用以威慑。正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中短程和中程导弹实战性最强,触发战争的风险最大。今年年初美国发布的《核态势审议报告》,提出发展低当量核弹头,这正与此类导弹相匹配。美国退约后将发展部署这种导弹武器,那么在今后战争中核武器使用的可能性大幅上升。

  二是大国战略博弈升级。美国退约后必然将大力研发并部署此类导弹,这将严重破坏现有国际战略平衡与稳定,中俄必将做出对应反应。俄总统普京已发出如果美国在欧洲部署导弹,俄将做出快速有效反应,将核武器“瞄准”部署美国导弹的欧洲国家的警告。如果美国在东亚部署中导武器,中国也将被迫做出针对性反应,以捍卫自己的战略安全。中俄与美国的战略博弈将不可避免地升级。

  三是国际秩序向失序方向又前进一步。《中导条约》虽是双边军控条约,但却是维系现有国际安全秩序的重要基石。美国已连续退出一系列经济、政治、文化等国际多边协议,现在又退出这一至关重要的安全条约,这表明美国在抛弃现有国际秩序、推使国际秩序失序道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

  四是破坏地缘政治环境。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在亚洲和欧洲盟国部署中导武器必将成为美国今后的军事战略目标。就在美国正式退出《中导条约》的第二天即8月3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就表示,要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将陆基中程导弹部署到亚洲地区,欧洲也将是美国重点推动部署的地区。若此,亚欧这些盟国必将面临在保持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与维持与中国和俄罗斯的良好关系的两难境地,如果这些国家顶不住美国的压力而部署中导武器,中国和俄罗斯必将采取政治外交和军事安全的反制措施,中国和俄罗斯与这些国家将陷入新的对抗,亚欧地缘政治环境将遭受严重破坏。

  三、为什么中国不能参加《中导条约》

  美国、日本提出了中国参加《中导条约》谈判的要求,但基于当前世界战略格局和形势,中国不能参加《中导条约》及有关谈判。

  第一,《中导条约》是两个超级核大国在疯狂军备竞赛中达成的第一个削减核军备条约,达成并执行条约是拥有超杀能力的核大国的应有之举,是两国应尽的国际责任和义务;第二,《中导条约》的实施,也仅削减了其当时占比4%的核武库,即使从现在看也没有影响两国的核威慑力和战略优势;第三,国际核裁军应秉持“安全不受减损和维护战略平衡”原则,各国武器装备结构不同,维护国家安全的手段和措施不同。若维持最低安全需要防御力量的中国现在参加《中导条约》,则不符合“安全不受减损和维护战略平衡”原则;第四,中国一贯坚持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政策立场,拥有最大和最先进核武库的国家应负有特殊责任,应继续大幅度削减核武器,将各自的核武库削减到与其他核国家相当的水平,这样才能为其他核国家参加核裁军创造条件。

  (本文英文版以“Missile warning needs heeding”为题已发表于《中国日报》2019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