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55号:激进左翼的困境
2017-08-28 15:40: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55号

2017年8月15日 

 

激进左翼的困境

        在我所指的泛欧世界(北美;西欧、北欧和南欧;以及澳大拉西亚[Australasia]),百十来年基本的选举选择是在两个中间派政党之间,中间偏右对阵中间偏左。还有其他更左和更右的政党,但是他们实质上都处于边缘。

        然而,在过去10年,这些所谓极端政党的力量越来越强。激进左翼和激进右翼在许多国家作为一股强大力量而崛起。他们被用来要么取代中间派政党,要么全面接手。

        激进左翼的第一个巨大成就是希腊激进左翼即“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取代中间偏左政党即“泛希腊社会运动党[Pasok]”的能力,后者实际上完全消失了。激进左翼联盟在希腊上台执政。评论人士用“pasokisation”来形容这些日子。

        激进左翼联盟上台执了政,但却没有能力推行其承诺的纲领。对许多人来说,激进左翼联盟因此是一个巨大的失望。最不高兴的一派认为,错误在于去寻求选举权力。他们说,权力必须在街头获得,只有这样才有实质意义。

        我们之后还有其他新兴激进左翼的案例。在英国,激进左翼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获得新成员的支持,成为英国工党领袖,他代表该党参加了投票初选。在美国,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挑战建制派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获得了出人意料的强有力支持。在法国,激进左翼候选人让-吕克·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的政党也表现出奇地好,获得了比主流左翼政党即社会党人更多的选票。

        目前,在所有这些国家,激进左翼的激进分子中正就未来策略展开内部辩论。他们应该寻求选举权力,还是应该努力控制街头?困境在于,两者都不那么有效。如果他们掌握国家权力,他们发现,他们必须对自己的纲领做出无数“妥协”以便继续掌权。如果他们只在街头寻求权力,他们发现,不掌握国家权力,他们就不能做出他们想要的改变,他们还会受到国家机构利用国家力量对他们施加的限制。

        那么,推行激进的左翼纲领在今天无望吗?非也!我们生活在从一个即将消亡的资本主义体系向一个有待选择的新体系的转型之中。激进左翼今天的努力影响到对中期替代体系的选择。战术性辩论本质上是一场关于短期的辩论。我们短期内的所作所为会影响到中期,即使在短期内没有取得多少进展。

        作为短期战术,最合理的或许是同时并用两种战术,即选举路径和街头路径,即使短期内两者都没有什么回报。设想把短期作为中期的训练场地。如果我们理解时间的区别,并从而受到我们短期内取得的成就的鼓励而不是因之而气馁,这就会发挥作用。我们能这样做吗?是的,我们能。但我们会这样做吗?这有待观察。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