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52号:可怜的唐纳德·特朗普:他那无解的两难困境
2017-07-11 15:05: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52号

2017年7月1日 

 

可怜的唐纳德·特朗普:他那无解的两难困境

        你必须承认唐纳德?特朗普在公关上做得超好。不管他做什么说什么,或者无论世界各地发生什么,他都能把自己弄成美国国内和世界各地持续关注的中心。人们可能爱他或恨他,攻击他或保护他,但他们都在不停地谈论他。

        有一个关于他的笑话。一个反特朗普的选民提醒我们说,特朗普在竞选中谈到,如果选民选了希拉里?克林顿,他们就会发现,美国在让一个从第一天开始就面临持续不断的刑事指控的总统统治着。这个选民继续说:特朗普是对的。我投了希拉里的票,我也发现,美国正是被一个从第一天开始就面临持续不断的刑事指控的总统统治着。

        大多数反特朗普的活动人士都非常担心,特朗普的公关技巧使他能够成功地转移掉这些指控。唐纳德?特朗普本人倒似乎不那么确定。他似乎担心这些指控可能会继续下去,并迫使他下台。

        这是有关特别检察官[Special Counsel]问题的核心问题。副检察长利用尼克松辞职后通过的一项法律,任命了一名所谓特别检察官,其职责是调查特朗普政府一些成员甚至可能还有特朗普本人是否涉嫌违法。

        没有人知道特别检察官最终会发现什么。他可能赦免所有的人。他可能会指控特朗普身边一些人但赦免特朗普。他可能控告特朗普有罪。整个过程可能要花很长时间,很可能长达一年左右。

        特朗普显然感到紧张。现在有传言说,他可能决定在他的法律权限之内做点什么即解雇特别检察官。这类似于1973年理查德?尼克松所遇到的情况,类似但不完全一样。

        尼克松试图解雇调查所谓水门事件的人。他先是命令司法部长然后是司法部副部长解雇他。他们拒绝执行并辞了职。他最后得到了司法部第三号人物即检察总长[Solicitor General]的同意,去干这件事。

        整个事件现在被称为“周六夜大屠杀”。大多数分析人士把一年后尼克松下台归结为尼克松这一刻的行为,而正是这一点让他严重丧失了公众和国会的支持。

        唐纳德·特朗普面临的困境是,现在就解雇特别检察官,还是承受今后面临一系列麻烦指控的风险。这是一个典型的双输局面。不管特朗普决定选择哪一个,他都会输。他完全没法解决这个难题。

        根本原因是,他一直无法兑现他表示他会在就任总统后立即实现的选举承诺即做出改变。他的民调支持率在不断下降。结果,他既不再受人尊敬,也不再让人害怕。相反,他被视而不见了。

        特朗普知情吗?他极其聪明但也极其鲁莽。他的直觉毫无疑问在告诉他,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现在就要解雇特别检察官。当他被告知许多人可能会从他的政府辞职时,他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他对自己的追随者没有表现出任何忠诚,却要求他们百分之百忠于他。我想,目前为他服务的大多数高官都在盘算他们还能在这些职位上逗留多久。

        特朗普政府内部的讨论实际上是一本公开的读物。泄漏是大范围的。似乎大多数顾问都在(低调地)对他说他应该保持冷静,不要做任何事,包括不要在推特上发布言论。看来似乎他也完全不受这条建议的影响,而实际上他很可能十分讨厌得到这个建议。

        我的猜测是,他某一天会发现自己对这些指控如此愤怒,以至于他会爆发并解雇特别检察官。但他以前让我们惊讶过,他可能会再次这样。

        我们这些人必须记住的基本事情是,对特朗普个人而言,这是一个双输局面。共和党将采取什么行动以避免被特朗普拖累是另一个问题。现在要知道这个肯定还为时过早。连共和党领导人自己都不知道。

        最后,对其他人来说,我们应该小心,不要过于轻易地为特朗普的困境感到高兴。特朗普很糟。彭斯可能会更糟。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