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48号:法国:除了勒庞谁上台都行?
2017-05-03 18:58: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48号
2017年5月1日

法国:除了勒庞谁上台都行?

        法国即将举行第二轮总统选举。两位候选人是“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第一轮得票率略低一些的“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现在,在选举前一周,看来马克龙会获胜,但是,正如我们学到的,没有什么比民调者和政客们的预测更不确定了。

        这是一场大起大落的选举运动,其第一轮的结果曾几乎完全不可预测。最主要的原因是,大量的人不确定他们如何投票。有些人,其实是很多人,在进入投票点的时候仍不确定他们会选择谁。

        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些起起落落。竞选开始时,大多数人预期,中间偏右和中间偏左的两个传统政党即共和党和社会党会分别选择阿兰•朱佩和曼努埃尔•瓦尔斯为候选人。但他们在左翼和右翼的初选中都意外出局。

        相反,共和党选择了一个更加偏右的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而社会党则选择了一个更加偏左的候选人贝诺瓦•阿蒙[Benoit Hamon]。两个传统政党的分裂似乎增强了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的力量。民调最初显示选民在三方之间分化,致使局势不明朗。

        此时,马克龙作为一个非左非右甚至非中间派的候选人寻求获得支持。他把自己描述为一个能够阻止勒庞当选、支持欧洲以及推进多元文化政策的人。他的支持率开始稳步上升,但菲永的支持率也一样。受到最大重创的似乎是社会党。

        突然之间,丑闻席卷了菲永,他被指责经由可疑途径自我致富。勒庞也被指控挪用基金来资助自己的政党。菲永的支持开始大幅下滑。勒庞的支持似乎停滞不前。

        与此同时,左翼这边上演了一幕不同的剧情。社会党的阿蒙正在与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竞争,后者这位“不屈的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 (Unbowed France)]极左翼候选人收集选票,这样他们就能向马克龙和勒庞这两个不同版本的右翼发起严重挑战。梅朗雄开始胜出,超过了阿蒙。阿蒙同时还被社会党内部右翼的脱逃而削弱,他们转而支持马克龙,后者更接近他们自己在国内外问题上的观点。

        菲永此时发起了反击。他实质上承认有罪,但随后争辩说,无论如何共和党的选民都必须支持他,否则就会发现他们没有了候选人。他成功地赢得了支持并重新崛起。随着菲永的回归和梅朗雄的崛起,第一轮总统选举前一周左右,民调显示马克龙、勒庞、菲永和梅朗雄呈四足鼎立之势。

        他们相互之间非常接近,以至于结果基本上不可预测。我们现在必须加进其他候选人。阿蒙在投票中保持大约5%的选票。“反资本主义新党”[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 (NPA)]的菲利普•普图[Poutou Poutou]得票率约为2%。他们都承诺在第二轮(但不是第一轮)支持梅朗雄。还有一个极右翼候选人也强烈反对勒庞,那就是尼古拉•杜邦-艾尼昂[Nicolas Dupont-Aignan]。他说作为一个戴高乐主义者他反对她。他的政党“共和国崛起”[La France (Stand-up, France)]得票率似乎在4-5%左右。

        在第一轮投票之前的最后一周,由于看似勒庞很可能将进入第二轮,其他人把他们的能量花在了相互攻击上,以便成为进入第二轮的第二个人。马克龙关于他应受益于voix utile即有效选票(the useful vote)的说法得到了回报,他在第一轮投票中赢得头筹。除了勒庞,他是其他那些人当中的胜者。

        第一轮投票后的第一次民调显示,他将以61%的得票赢得第二轮选举。这表明梅朗雄也可能击败勒庞,尽管优势会小一些。现在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谁将把选票转投给谁,而谁将弃权了事。

        在所有各派领导人的鼓励下,共和党选民大多正在转向马克龙。阿蒙和普图的选民似乎选择马克龙,但百分比较小。梅朗雄的选民受到敦促不要投票给勒庞,但梅朗雄拒绝在投票支持马克龙和投弃权票之间进行选择,选择后者的机会很可能远大于前者。这些选民面临的失望和愤怒,就像伯尼•桑德斯的选民在面对在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之间做出选择一样。

        在这期间,勒庞宣布她与杜邦-艾尼昂达成一个交易,后者得到了如果勒庞赢得总统宝座他会得到总理职位的承诺,这使勒庞的地位瞬间得以增强。再一次,谋求政治权力被置于意识形态之上。

        6月11日和18日将举行议会选举。总统大选的赢家希望得到一个拥有自己更多支持者的议会。这意味着,在法国各地将会有地方和地区选举大战。那些在全国范围内拥有政党组织的人想必会做得更好。这正是马克龙真正的弱点。他没有政党。然而,无论是马克龙还是勒庞成为赢家,新议会都会呈现散乱状态,而政治妥协将成为当今的秩序。

        如果勒庞获胜,她能在多大程度上实施她的纲领?我们已经看到特朗普在竞选口号和承诺与实施纲领的能力之间的差别。鉴于法国总统拥有的权力,勒庞无疑会比特朗普做得更好,但能好到哪里?

        如果马克龙获胜,他的统治能力甚至可能更差。特别是,他能在多大程度上把自己的新自由主义紧缩政策付诸实施?我认为完全做不到多少。如果反抗运动在美国看起来很强大,那就等着看反抗运动在法国舞台上如何上演吧,该国在这类运动上有悠久的传统。

        是不是听起来像是,与每个人都在预测谁会赢得第二轮选举相比,我却在说差别并不会那么大?我确实认为会有所不同,但差别根本没那么大。一个梅朗雄政府或甚至一个阿蒙政府倒会标志着真正的变革。在法国,就像在美国和其他许多国家一样,真正的变革可能正在到来,但为此还需要更长时间的努力奋斗。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