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海外传真
第447号: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前后不一或不可预测?
2017-04-23 09:59:00

费尔南德·布罗代尔中心

纽约州宾汉顿大学,美国

Fernand Braudel Center, Binghamton University

http://fbc.binghamton.edu/commentr.htm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路爱国 译)

评论 第447号

2017年4月15日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前后不一或不可预测?

        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似乎在不断变化。许多分析人士已经拿证据表明,他是如何在推特上说一套,而几小时后又说或者做另一套。

        在思考或打算去做的事情上他这种不断重复的不确定性令几乎所有的人都深感不安。在美国国内,他本人任命的政府要员所采取的立场似乎都与他的立场不同。不管怎样,他们在其立场转变上往往并没有得到预先警告。甚至一些他最忠实的民间支持者们也发现这些变化令人困惑(尽管他们可能还没找到停止支持他的理由)。

        在美国之外,总统、总理和外交官们似乎也对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或其观点缺乏清晰性感到不安。这通常用如下方式表达出来:我们现在知道X,但这只是一种策略立场。特朗普的长远愿景是什么,或者,他有一个长远愿景吗?

        如果我们把自己放在特朗普的位置上,情况可能会非常不同。首先,如果我这个特朗普是不可预测的,那我在自己的立场上就拥有额外的力量,因为其他人可能试图提前迎合他们所认为的我的立场。

        另外,我立场的不一致性是评判什么立场能最好服务于我的利益的一种方式,即增强我在美国国内外的力量。维护我的个人立场以及其次维护美国的立场是我的主要目标。我没有也不想有一个“愿景”或长期承诺。我不是意识形态理论家,而是谋求支配地位的人。

        现在,让我们转而看看那些非特朗普支持者即世界大多数人的看法。事实上,大多数人担忧特朗普“前后不一”,因为,作为美国总统,他控制着美国的军队及其可怕的武器。我们,即大多数人,担心他控制不了自己。我们担心他自我中心,神经过敏,一怒之下即可发动无可逆转的行动。

        出于这个原因,如果他有一个长远愿景,并因此对某些活动有所承诺从而可以克服一时的冲动,我们会感觉相对好一些。总之,我们希望他前后一致。我们希望他对某些事情有所承诺,不管是在人权还是移民控制上。我们希望有更大的确定性。

        事情就是这样。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喜欢缺乏长远愿景。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从他们的观点来看,如果他有一个长远愿景会更好些。几乎所有的人都希望他是个意识形态理论家。而最不赞成这种希望的人就是特朗普本人。

        我个人认为,这整个分析模式是颠倒的。我认为,如果他有一个愿景,一个承诺,一种意识形态,情况会更糟而不是更好。让我做出解释。这涉及到能否最大限度减少特朗普对美国和世界可能造成的破坏,这种能力基于他的双重地位,即(1),作为一种全球社会运动无可置疑的领导人;(2),作为当选的美国总统再加上共和党领导人。

        我感兴趣的是我们大家能做些什么来影响他的实际决定。目前在美国和世界各地都有抵抗运动。有些世界大国(我认为尤其是中国、俄罗斯和伊朗)试图迫使他调整其立场。

        据我所知,抵抗运动和其他世界大国的努力确实发挥了作用,导致他在一些问题上调整其立场。我认为,他们有相当的机会让美国避免过多介入中东泥潭。不过多介入不等于零介入。但减少介入好于毫无变化。

        这些努力可能迫使其调整立场的原因恰恰是因为他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坚定的承诺。他的不可预测性是我们反对特朗普这个战争贩子的唯一武器。让他能少一些不可预测性意味着让他更不倾向于改变。在某种程度上,这会使我们在劫难逃。

        未来几个月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与中国的进一步安排。最近中国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的会见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证明了我不久前采取的立场,即两国将会走得更近而不是更远。我们应该关注是否会采取任何真正危险的措施“惩罚”俄罗斯,或断绝已经有所改善的与伊朗的关系。

        我猜想,特朗普很可能最后变成一个伟大的“不决策者”。这当然会削弱他的地位。但做任何别的事更会削弱他的地位。不可预测性万岁! 

 

        [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版权所有,Agence Global负责发行。有关版权和授权,包括翻译和张贴到非商业网站事宜,请与rights@agenceglobal.com、1.336.686.9002或1.336.286.6606联系。在不改动本评论和展示版权所有条件下,允许下载、电子转发或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他人。如欲与作者联系,可发邮件给immanuel.wallerstein@yale.edu。

        每月两次发表的这些评论,旨在从长时段而不是当前头条新闻的角度,对当今世界变化做出反应。]